电话:400-0957146

公司新闻

张家港市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不服张家港市人力

2021-07-23 23:34

  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该伤害属于工伤,但该决定书证据不足,认定事实不清。首先被申请人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申请人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伤。其次,日被申请人再次去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检查影像所见左肱骨大结撕脱骨折,两次检查相隔半月之久、第二次检查结论比第一次检查更为严重,则无法确认其系因第一次受伤导致的骨折还是其在第一次受伤后受到二次伤害,导致第二次检查时的伤情愈加严重。再次,第二次检查前被申请人未跟公司联系未向公司反馈有任何不适的状况且被申请人去做检查未有申请公司人员陪同,故对检查结果无法认可。综上,申请人认为张家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工伤事实不清,结论有误。申请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向贵政府申请复议,望支持申请人复议请求。

  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有:苏(张)工伤认字〔2021〕0011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申请人称:一、答复人主体适格。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因此答复人主体适格。二、答复人作出工伤认定决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一)2020年11月10日,受伤职工力某向答复人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受伤职工身份证复印件、委托手续、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表、泰隆银行明细对账单、力某工作证、病历资料等材料。经审核,其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2020年11月24日答复人出具苏(张)工伤受字[2020]03254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并送达受伤职工力某。(二)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2020年11月24日答复人做出了苏(张)工伤证字[2020]03248号《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并邮寄送达被答复人。2020年12月2日,答复人收到被答复人提交的情况说明表示其不认可力某受伤情况属于工伤。(三)在工伤认定程序中,为了进一步了解受伤职工力某的受伤情况,答复人分别对受伤职工力某(2020年12月3日)、被答复人行政主管钱某(2020年12月21日)进行了询问并制作了调查笔录。(四)经调查核实,力某在工作中摔倒致左上肢受伤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故答复人于2021年1月13日作出苏(张)工伤认字[2021]0011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送达被答复人与受伤职工力某。三、被答复人在复议申请中所述理由不能成立。(一)在被答复人行政主管钱某的调查笔录中明确力某受伤的情况:“第二天,单位打电线日力某在工作中摔伤了,我就赶到单位,陪力某去医院就诊,查出来是骨折待排,后来过了十几天,她自己又去市一院检查出是骨折了。”由此可见,被答复人对于力某在工作中受伤的情况是予以明确的。根据力某调查笔录中所述:其受伤的地方是有监控的,且三车间的刘主任还查看过监控,是可以看到摔伤的整个经过。而被答复人在对力某工伤认定申请表示不予认可的时候,并未能够提供能够证明力某在工作中没有摔倒受伤的相应证据材料。(二)根据张家港市东莱医院2020年8月27日X线检查报告单诊断意见:左侧肱骨大结节局部骨皮质毛糙,可疑骨折,建议CT检查除外骨折。且被答复人行政主管钱某的调查笔录中亦是对第一次检查结果是“骨折待排”的情况及后来又检查出骨折的情况是予以明确的。于2020年9月10日力某至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CT医学影像报告临床诊断:左肱骨近端骨折。影像学表现:结合病史,左肱骨近端骨折复查,左肱骨大结节撕脱骨折,骨折可见,断端位置可;关节盂前下缘见小点片状密度增高影。以上医学报告所描述的内容可以表明2020年8月27日的检查结果系不能排除骨折的情况,而2020年9月10日检查出的骨折位置与力某工作中受伤的位置系一致的。综上所述,答复人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被答复人的复议申请依法不能成立,应当予以驳回。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有:1.

  2.力某身份证复印件;3.委托手续;4.企业信用信息查询表;5.泰隆银行明细对账单;6.力某工作证;7.病历资料;8.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及送达回执;9.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送达回执、EMS快递面单及投递记录;10.情况说明、EMS快递面单及投递记录;11.力某调查笔录;12.钱某调查笔录;13.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回执、EMS快递面单及投递记录。经查:2020年8

  26日,申请人职工力某在工作中不慎摔倒。2020年8月27日,力某至张家港市东莱医院检查,X线检查报告诊断为“左侧肱骨大结节局部骨皮质毛糙,可疑骨折,建议CT检查除外骨折”。2020年9月10日,力某因左上肢疼痛又至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CT医学影像报告临床诊断为“左肱骨近端骨折”。2020年11月10日,力某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材料、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表、泰隆银行明细对账单、工作证、病历等资料。2020年11月24日,被申请人向力某出具苏(张)工伤受字[2020]03254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同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邮寄送达苏(张)工伤证字[2020]03248号《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申请人于2020年12月2日向被申请人提交《情况说明》。2020年12月3日,被申请人对力某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笔录。2020年12月21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行政主管钱某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笔录。2021年1月13日,被申请人作出苏(张)工伤认字[2021]0011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力某左上肢外伤属于工伤。2021年1月14日,被申请人通过邮寄方式向申请人送达上述认定工伤决定书,申请人于2021年1月15日签收。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工伤认定申请表;2.

  3.委托手续;4.企业信用信息查询表;5.泰隆银行明细对账单;6.力某工作证;7.病历资料;8.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及送达回执;9.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送达回执、EMS快递面单及投递记录;10.情况说明、EMS快递面单及投递记录;11.力某调查笔录;12.钱某调查笔录;13.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回执、EMS快递面单及投递记录。本机关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张家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为张家港市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工伤认定职责,系本案适格被申请人。《工伤认定办法》第八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工伤认定申请后,应当在

  15日内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核,材料完整的,作出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的决定;材料不完整的,应当以书面形式一次性告知申请人需要补正的全部材料。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申请人提交的全部补正材料后,应当在15日内作出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的决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决定受理的,应当出具《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决定不予受理的,应当出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工伤认定的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和该职工所在单位。”被申请人于2020年11月10日收到职工力某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于2020年11月24日作出受理决定,经调查后于2021年1月13日作出认定工伤的决定,并将决定书送达申请人和力某,其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程序合法。《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该法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书面通知用人单位举证。用人单位无正当理由在规定时限内不提供证据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以及相关部门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核实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本案中,力某因工作原因致左上肢受伤后,于次日至张家港市东莱医院就诊,其后又于2020年9月10日至张家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第一次就诊X线检查报告诊断为“左侧肱骨大结节局部骨皮质毛糙,可疑骨折,建议CT检查除外骨折”,第二次就诊CT医学影像报告临床诊断为“左肱骨近端骨折”。两次诊断的时间虽有间隔,但病历资料显示两次就诊的受伤部位相同,诊断结果也并不冲突。申请人虽然认为力某左上肢骨折不是由于工作原因所致,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因此,被申请人作出认定工伤决定,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2021]0011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如对本决定不服,可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